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全民奧運動起來
風雨蘭之父 - 馬宣立
高中畢業生升學特輯 (下)
鄉師自然學校 讓孩子成為他們自己
玩Gym練膽量
乳酪奇兵守得雲開見月明
九年抗爭父女情 - 高志森
職場Q&A - 認識自己 發揮所長
靈巧技能 - 工作從求職面試開始
職場升呢 - 您管科技科技管您
個性全面睇 - 辦公室戀情(三)
智富增值 - 市場化下的道德問題
院校日誌
推介課程總覽



MBA Mor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Australia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Hopkins Group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Management (IAM)

碩士
Master of Science
Kaplan Higher Education

學士 More
(榮譽) 學士學位 - 工商管理學
ABRS Higher Education

BA (Honours) Business and Management (Final Year)
Hong Kong Institute of Continuing Higher Education

BA (Hons) Hospitality & Tourism Management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副學士
Assoicate in Business Degree
Hong Kong Adventist College

副學士及高級文憑
嶺南大學社區學院

高級文憑 More
Edexcel BTEC Level 5 HND Diploma in Business
MacGregor Business School

平面及多媒體高級文憑
CO1 School of Visual Arts

英國國家高級文憑(商業學/市場學/會計學)
MacGregor Business School

文憑 More
Accounting Diploma
ABRS Higher Education

BTEC 英國高級國家文憑課程
Caritas Community & Higher Education Service

Diploma in Hotel and Tourism Management
香港酒店管理學院

其他 More
Full Time Undergraduate Program
Upper Iowa University

HKIECA Q-Mark證書
香港國際教育顧問協會

IELTS應試課程
Englishtown

未認識自然學校前,我們先從這些片斷認識他們:
「海星,你係咪收咗我個橙色波?」女孩說。
「嚴格來說不是收咗,寄放在我那裡而已。」
「寄放在你那裡啊?可以拎出嚟玩一陣嗎?」
「不行,根據規矩,不當使用會沒收一星期。」
「一個星期過了啊。」
「未啊,昨天才收,下星期一會還比你。」
「好明顯你呃人啦。」
「沒有啊。」

這是自然學校一名學生與海星校鄉師自然學校長的對話,女孩說話理直氣壯,不留情面,不過一句「根據規矩」,她收起盛氣,乖乖地離開,跑去別處玩。大人沒有叫小孩子先閉嘴,讓他們說完想說的話,規矩、界線分明,孩子倒願意遵守。

一群小孩子在操場上玩曲棍球,有三個孩子不受引誘,乖乖地推着小車子勞動去,準備清理廢紙回收箱。「點解要倒垃圾啊?」記者上前逗他們。

其中一個眨一眨眼睛,問一句:「點解唔駛倒垃圾啊?」

「也是啦。」

另一個孩子接過話頭:「回收叔叔忘記上來收啊,回收箱滿晒,我地整好拎落山賣鬼晒佢哋。」他指著滿滿的一堆廢紙說:「呢度賣到三十蚊。」

這籃廢紙箱比他們任何一個豆丁都高,孩子們雞手鴨腳,人細鬼大,自動自覺分工合作,總算完成勞動。據說,自然學校裡所有人都有責任,為學校的環境與衛生出一分力。

自然學校座落在屯門何福堂書院後的山坡上,小孩與自然為鄰,經常爬在地上,一齊研究昆蟲。順理成章,孩子喜歡抓着昆蟲的屁股,古惑地問你:「你害怕昆蟲嗎?」蓄勢待發準備嚇你一個花容失色。但記者通常回答,不怕啊,他們只得拍拍膝蓋上的泥土,沒癮
地跑開。孩子對自己不怕昆蟲的自然特質,大有洋洋得意之態。

在自校裡,充滿這些靈活生動的片斷,自校的孩子們都有股靈氣,眼仔碌碌,活潑跳脫,痛快地奔跑,痛快地大笑,說話清脆,大聲表達,靈氣嗎?本來小孩子不就應該是這樣嗎?

鄉師自然學校
校長海星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於二零零七年成立自然學校,以「自然、人本、自主」為教學理念。每一位師生都有自然名字:未來、河流、安康魚、小貓、向日葵、螳螂、小花,每天學習與自然共生,實踐綠色生活,培養人與自然的關係;自校奉行小班教學,師生比例一比六,讓老師可以照顧每一個學生的需要,並強調須尊重每位學生的差異性,欣賞各自的優點,絕不以考試成績為評核學生唯一標準,給予學生「自主」學習空間,做喜歡的事情,當成課堂一部分。你會看見孩子零星地散佈校園四周,有躲在教室畫畫、窩在小木椅上看漫畫、操場中心打曲棍球、滾籃球、走廊上坐着發呆、淋花、逗昆蟲、或三五成群大聲地聊天嬉戲,孩子自由地做喜歡的事情,個個表情專注而投入。

這時,老師自廣播喚叫幾個孩子上「生活法庭」,河流老師說道:「孩子彼此間的紛爭少不免,生活法庭讓同學以「狀紙」及法庭上的辯護與討論,再由同學組成陪審團商議對錯,以解決紛爭。」除了生活法庭外,學生與老師共同訂下「生活公約」,學習與他人磋商從而達成共識,每人得遵守公約,解決日常生活遇到的問題。怪不得孩子們說話都頭頭是道,這兩種方式,讓每一個孩子都有判斷、發聲和表達的空間。

自然為師「流汗」精神
第一次踏足自然學校,操場上孩子奔跑跳,汗流浹背,流着豆大的汗珠,衣服濕透一半。學校沒有冷氣,並提供大量要流汗的球類與行山活動,原來連「排汗」也包含自校的教育理念。海星說:「人類與自然的關係好疏離,如果人脫離自然生活,不但影響環境,也影響人類健康。暑假炎熱,子女留在家打機,歎冷氣,事實上人體需要排汗,中醫說,人不排汗就積聚毒素,生病。」社區爆發傳染病學校被迫停學時,自校的孩子照舊上學去,沒有中央空調系統,課室通風,病菌無法肆虐。海星說:「我們希望孩子與大自然重新進行連結。例如學校經常帶孩子行山與露營,露營時我們不會帶Gas爐,選擇執拾柴枝生火。學生就問為甚麼不用Gas 爐。我們解釋這會製造固體垃圾,更何況Gas 爐是石油產品,如果不想環境受污染,自己負點責任,不只貪方便。」郊外山上有垃圾筒,但海星教導孩子將自己與別人的垃圾都拎走,別遺留在郊外。

自校時常收集外面的單面紙、二手書桌、圖書與電子琴等物資,提倡環保;勞作堂鼓勵孩子使用天然物資,石頭、竹枝、樹葉拼湊作品,人棄我取;午餐收集廚餘堆肥,鼓勵孩子節約用水,每天實踐綠色生活。

玩式學習玩夠才長大
事實上,人的腦部發展比我們想像中慢,初小階段的孩子未大透,腦袋小小,毋須貫注教科書的知識與理性,需時慢慢成長,勉強叫他追快點,影響腦部發展。海星對教育的想法有助我們了解自校教育方針,他說:「許多家長喜歡說“贏在起跑綫”,將學習看作一場短跑,早點開始當然早點贏。但生命很長,更像一場馬拉松,得終生學習,你頭150公尺出盡力,後面怎麼辦?」

海星認為,孩子在11、12歲前的分水嶺「玩到夠」,抒發夠後,才會專注學習,抒發不夠,容易出現風暴期,所以,自校特別關注孩子自然的成長進程,注入「玩式學習」。海星解釋道:「玩好重要。6至10歲是孩子身體發展最理想的時候,最重要「食得、瞓得和玩得」。郁得夠,有足夠運動量,孩子的腦部發展自然健康一點,聰明一點。加上一群人一起玩,得學習守規則、合作,一個不守規則的人不受歡迎。跟隨遊戲規則,從玩中學習。」孩子在自校學懂與他人相處,建立判斷能力,比起同齡孩子更成熟。

海星升主流中學的自校畢業生寄語:「上中學後,功課壓力大,如想繼續追尋興趣,需要代價,成績可能差一點。我們不會要求他們個個拎第一,學生掌握自學的方法,保持到學習興趣才最重要,這是自校送給他們的禮物。」

學做家長經歷第二次成長
自校鼓勵家長將自校的教育理念帶入家中,孩子除了每天在學校做,也在家?做,自小養成習慣。身教比言教有力多,大人絕不口說一套,做一套。自校會為家長搞工作坊,內容包括自校核心的教育理念、有機飲食、環保、建立和諧親子關係等知識,讓家長也一同學習過簡樸生活,身體力行教導孩子環保概念,擔起教育責任,延續所學。

海星眼見大部分家長害怕孩子喪失競爭力,不斷補習、上興趣班,強推入名校,忽略孩子的自然發展,忘記與人相處、合作、解決問題與語言等能力,才是一生受用。「沒有人讀完家長課程才生孩子,生了才發現許多問題從未經歷過。」身為兩名幼齡女兒的父親與自校的校長,海星說了一句話,令人思量:「你會發現不知道自己怎樣長大。生了孩子後,他們再一次提醒你經歷過但遺忘了的成長階段。」

革命式家長不擔心遲起跑
螳螂媽媽形容自己為有少少革命靈魂的家長,要不然怎會抗拒主流大環境呢?

會否擔心將來螳螂返回主流中學,她毫不擔心,或者說,那種害怕與擔心是可以跨過:「我沒有後悔,自然學校的活動比外面學校更適合小朋,讓他們跑跑跳跳。螳螂喜歡在沒有規管與限制的氣氛下做自己的事情,來了自然學校後,他比以前喜歡上學,放學時間是他至愛,他常常留到五點多仍不願意離開,與同學玩、找老師聊天,幫老師忙。」她很認同自校對孩子自然成長的理解,「試想像,在孩子最需要跑跑跳跳時,學校困着你,不讓你活動,將知識和資料不斷地塞入腦袋,又不讓你建立自己的想法,是怎樣一種狀況?」這種近乎發條橙式的實驗畫面,正正是其他學校的寫照。「一些主流教育出來的小朋友對所有事物都討厭,不止討厭上學,更是討厭學習,求知慾本是人的基本能力,但香港教育竟將這天生求知慾埋沒掉。」

作為家長,螳螂媽媽深明每個父母都疼愛子女,不過為子女將來的路好走一點,殊不知現在已經令子女的路好難行。她認為家長面對大環境只得順從,最重要仍要看政府政策:「社會多元化才健康,政府應該支持不同的教育模式,帶頭制定教育政策,同時支持擁有不同教育理念的人辦學,讓家長有得揀。」問坐在旁邊的螳螂最喜歡做甚麼,他毫不猶豫地說:「玩啊!」「那喜歡玩什麼?」「玩羽毛球、捉迷藏,打曲棍球,也喜歡到後山玩水和看書。」「那在學校學到甚麼?」「玩啊。」然後,螳螂突然一本正經說:「也學到與人相處。」

三代師生薪火相傳
自校視藝科老師天翔,二十多歲小伙子,他說加入自校是緣份驅使,「以前我在打古嶺平陽官立村校上學,那兒環境與情懷有點像自然學校,一級只有十多名學生,當時海星是我的小學老師,畢業後,我便進來自然學校教書。」天翔的辦公桌就在視藝課室?,讓學生能隨時找到他。收音機大大聲播放着《自由花》,天翔笑說,要播到讓孩子入腦,背下歌詞!今年他與海星帶了兩名自校的六年級學生到維園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他說:「海星是我的老師,我是他們的老師,有強烈薪火相傳的意味,社會良知與公義好重要,要一代承傳下一代,也是為什麼我在這裡教學。」

所以,在自校的牆壁上,你會看見六四紙報,也會看見孩子們調侃行政長官梁振英的美術作品。「在生活會議上,老師會與學生討論這些內容,在他們身上播下種子。」天翔繼續隨意聊開:「在平日藝術氣氛?才能學到嘢,學生主動與興趣反而重要,故此上堂時倒不會硬塞甚麼畫畫技巧,哈,有時我會播放一些動畫,也讓同學窩在這?看漫畫,看,牆上公仔是高年班學生畫的,低年班看見心郁郁,我也讓他們畫一份。我覺得自己不像老師,學生們會擁抱你,抓住你的手不放,亦師亦友。」以前天翔在外面教畫班,小朋友十居其九都被迫學畫畫,畫的是家長想看,你們最好畫得如畢卡索一樣啦,孩子都不開心。「下一代比較艱苦,一出世就得競賽,由幼稚園至大學,唔爭唔得,由從小已處於緊張狀態。但我仍然抱有希望,能播種就盡量播。」

在自然學校網站有這樣一句話:「人本教育的精神,就是不放棄任何孩子,這類學生更需要我們的關注,聆聽他們微小的聲音,建立他們的信心。」

還有這一句:「我們忘記了兒童不是屬於成人的,他們不是要走我們未走完的路,讓兒童成為他們自己,走他們的路。」

自然學校是一所私立小學,背後沒有政府與大財團資助,只靠社會各界人士及企業支持,海星校長與老師們以成立中學部為未來的目標,繼續為香港教育界打開新視野,歡迎各位有心人支持與資助。


鄉師自然學校學校資料:
電話:2650 0588
網址:http://www.gaiaschool.edu.hk
電郵:mygaiaschool@yahoo.com.hk
地址:屯門新墟井頭上村 8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