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修快訊 [ 更多 ]  
DSE帶動熱潮 大補習社優勢難取締
補習學校曾經歷百花齊放的年代,部分「補習天王」的受歡迎程度,更可媲美娛樂圈偶像。在這個年代出道且冒起的遵理學校補習名師林溢欣,高峰時期每個月的學生人數達二、三萬,「當年每七個中學生中,最少有一個是我的學生。」現時,林溢欣仍是最多學生的中文科名師,但坦言隨?補習市場萎縮,再加上疫情,學生人數也有下跌,「現時四位數以上一定有,但去不到以前二、三萬人。去年九月也有近五位數,因為疫情,才一直跌。」

林溢欣分析,補習市場的興旺,由教育局在二○○九年推行新高中課程,學生要考中學文憑試(DSE)開始。「當你是白老鼠時,個個都驚,所以要補。」然而,三、四年前,補習學校已開始減少,原因包括學童人口下跌、國際課程和海外升學的興起、網上學習平台的選擇增加、中文科考試相對容易等等,都是補習學生人數減少的原因。

網上學習影響生源

「社會的資源多了,坊間由二○一二年到現在,有十年的Past Paper,代表你肯勤力,做完它,雖然不一定是五星星,但不會是零。」林溢欣認為當年自己能「爆上去」,是「天時、地利、人和」。隨?網上學習平台的增加,他指對傳統補習學校雖然有影響,但深信補習學校仍有其優勢,不可能被取締。

綫上授課拖慢進度

「我心內有個信念,在香港這個教育環境,Togetherness,即一同在班上學習,是必然要存在,對學生才是好的。」林溢欣解釋,香港有別外國,居住環境狹窄,很多人的家中,都並非理想的學習環境,加上學生自律性不一,學習效果未必理想。

「我們很多課堂轉了在網上教,但發現學生的學習進度慢了很多。」林溢欣說網上教材的特性是隨時可看,造成有些學生會分數次看同一段教材,「而這些教材過往可能在一堂內就已經完成,所以對學習進度真的有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