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專家分析英澳加星學制特色 打開升學之門 拾「笈」而上
青蛙博士組孤軍 拯救后海灣魚塘
教你如何順利摘U 何順文
痛不欲生?分娩免煩惱 創產後修復服務 只為媽媽好
學古箏 腦力「升呢」
好橋! 踩入德島奧祖谷
90後無師自通 一葉之音與眾樂樂
生旦淨丑 永垂不朽 王冠強
職場升呢 - 數碼轉型 成功有道
智富增值 - 大數據及機器學習
職場Q&A - 了解個人所持學歷 擬定進修求職大計
個性全面睇 - 佳節狂歡後
書評
升學加拿大 學費低 出路廣
英加星馬芬蘭留學預算豐儉由人
語文與學術兼顧 英國寄宿中學 Queen Ethelburga's College
加拿大高中 大學基礎課程 以校內成績躋身知名學府
不一樣的監護人服務 Ma Shuk Ying UK Guardianship Service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Faculty of Science - Taught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香港浸會大學

M.Sc. in Systems Engineering and Engineering Management, M.Sc. In E-Commerce and Logistics Technologies
香港中文大學

Master of Science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學士
優化醫療診所服務證書課程
香港理工大學

證書
PMP & PMI-ACP 免費模擬課堂
Informatics

其他
Overseas Studies Handbook
Dadi Overseas Studies Service Centre

仁愛堂於「ERB年度頒獎禮2018-19」中,榮獲4項大獎
仁愛堂

花藝興趣消閒及創業進修課程
香港插花學院

海外升學 More
Professional Degree at Top100 University
AAS Education Consultancy

Study at the Singapore Insitute of Management (SIM) and get a UK degree
Singapore Institute of Management - SIM Global Education

一站式英、澳,中小學升學服務
寰雅教育集團

台下十年功
王冠強說,像他那種年齡,大概是上世紀四十年代出生的,大部分學戲的人,生活環境因素居多。後來學戲的人,有了一些功夫、動作基礎,有些轉戰電影行業去了。王冠強當年也有接觸電影圈,跑過電影的武行,「我們的身手算是很利落。」邵氏在台灣也有分公司,他們就問王冠強,要不要到香港發展,「當時我賺的薪水大概是一個月五千塊台幣,他們開價,是五萬元台幣。」去不去?「後來我就不去。就是丟不下我學的。」如果他來了香港,說不定便是劉家班一員大將,「是呀,命運就不一樣了。」

決心留在台灣的王冠強,在不同劇團待過,曾先後服務於明駝及海光國劇隊,也是吳興國的當代傳奇劇場創團成員之一。他見證了時代轉變,從全盛時期一個月可在軍中劇團演出二十多場,到後來老兵陸續凋零,軍中劇團解散,台灣教育部後來成立了國光劇團,他便考進去了,早期是當演員的,再後來國光歸了文化部轄下,台灣戲曲中心去年開幕啟用,國光成了駐館單位之一。訪問那天,王冠強便帶我到處走走,除了台灣戲曲中心,還介紹國光劇場歷史,辦公大樓牆壁上有很多舊照片,他指?一幅演員畫了臉譜的照片,打趣地說:「認得出我嗎?」

力臻完美
曾跟進念.二十面體合作演出新編實驗京劇《關公在劇場》的國光劇團,今年將於香港的《台灣月》列陣,帶來劇目《快雪時晴》。《快雪時晴》早於2007年首演,該作品不僅以書法家王羲之墨寶,也是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鎮館寶物之一《快雪時晴帖》為創作起緣,還把京劇和交響樂結合起來,國光劇團和台灣的國家交響樂團(NSO)跨界合作,京劇演員和歌劇演員同場獻技,大膽創新,當時就在戲曲界、文化界激起很大回響。

十年後,國光劇團終把這套經典重演,創排導演李小平離團了,王冠強與戴君芳當上復排導演,大部分主演者都是原來的陣容,2017年在國家戲劇院演出,去年11月再把舞台搬到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初會香港觀眾,「十年嘛,有十全十美、完美的意思,希望可以再次呈現不一樣。」

由水火不容 變水乳交融
在企劃上最叫人頭痛的,肯定是怎樣把京劇和交響樂融合,怎樣才做到中樂西樂不是各有各奏,「而是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融在一起。」他不諱言從創作一開始,到排練,再到演出,中間經歷了許多許多場撞擊和磨合,「譬如,如果交響樂都奏起來的時候,聲音一定會蓋過演員,怎麼辦?這便是我們編曲的厲害之處。」交響樂,甚麼音符開口甚麼時間停頓,都非常嚴謹,但京劇演員演的東西,則需要情緒,比較自由,但配上西樂,就要聽音符,又或者如果搶過前面的拍子,那就不對了,一定要很準確,「一開始演員都被罵慘了。」

王冠強笑說,十年後,擔當指揮的簡文彬更成熟,更能進入到京劇?去,「他發現演員在不同演出都有一點點不同的情緒變化,他覺得這樣的話情感更豐富,於是反而做了一些調整,去襯托京劇的氛圍。」他還說,十年後回頭檢視,他們在劇本方面也做了小部分的修動,刪掉了部分篇幅,讓演出更流暢。重演《快雪時晴》,今年和去年版本的最大不同,是讓NSO換上本地的香港管弦樂團,同由簡文彬指揮,「簡文彬貫穿兩團之間,角色吃重。」

他說,傳承、延續是國光的使命,傳統一定是他們的根,就是創新,也是在傳統的基礎上發展,但他坦言時代不同了,要吸引現代觀眾,讓年輕人進入劇場,便需要跟上時代步伐,《關公在劇場》、《快雪時晴》這種跨界演出便是例子。傳承之路,任重道遠,早已立定心志在道上行的王冠強,還是繼續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