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You'll never walk alone 與你同行 迎接DSE放榜
過度活躍 永無寧日 黃岳永
知微知彰 陳德章
風乾狗餅好風光 愛吾犬以及人之犬
學習欣賞不完美的自己 截肢小提琴手
大熱 俄羅斯
培育子女 一勞永樂
周遊古迹新樂趣
職場升呢 - 「打機成癮」已提升至世衞關注
智富增值 - 民主非靈丹妙藥 私有產權是良方
職場Q&A - 了解個人所持學歷 擬定進修求職大計
個性全面睇 - 忽然之間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學士 More
Bachelor of Art(Honours) in Fashion/ Fashion & Fashion Marketing/ Interior Design/ Graphic Design
Raffles international College(Hong Kong)

Bachelor's Degree Major in Psychology/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University Foundation Programme(UFP)
Upper Iowa university

Bachelor's Honours Degree Programmes and Master Degree Programme in UK: Bachelor of Laws LLB (Hons), Graduate Diploma in Law (GDL), Master's in Law (LLM), Legal Practice Course (LPC)/ MA (LPC with Business), Bar Professional Training Course (BPTC)
BPP University Law School

副學士
副學士學位及自資學位課程
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

高級文憑
Higher dipolma
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

文憑
Professional diploma in business/ Bachelor of Business Studies(Hons)
Kaplan Business and Accountacy School

證書
PMP / PMI-ACP / Big Data 免費工作坊
Informatics

機場服務及營運證書課程
香港國際航空學院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

海外升學
Study in France
Campus France Hong Kong

國際酒店管理專業/全球商務管理專業/西方美食藝術專業 本科/碩士/MBA
Business and Hotel Management School

因工受傷截肢 善用缺陷找回價值
阿富十五年前因工作遇上車禍,傷及左臂的手骨及神經綫,為免細菌感染而截肢。他昏迷醒來後,發現自己的左臂比以前短,仍未想像到截肢後的生活困難,「家人想向我解釋,我卻輕描淡寫地說:『我的左臂沒有了』,他們都很驚訝我為何那樣平靜,還安慰他們。」當時他最擔心的是媽媽,「見我瘦了點都會落淚,我不敢想像她如何接受我截肢的事實。」直到親眼看見那血肉模糊的上臂,阿富的情緒一下子爆發,「那時我才意識到,這是我往後一輩子的模樣。」

阿富得重新適應生活習慣,「基本的繫鞋帶、扭毛巾、剪指甲等,截肢後我全都做不到。」為了避免別人看出他的缺陷,衣櫃?裝滿長袖衫;外出亦會借朋友的身體作掩護。只有中三學歷、本來生活得過且過的他,意外後找工作更是困難重重,「我曾應徵保安一職,卻被問:『你單手如何捉賊?』」最後,面試官以「截肢保安令住客無安全感」為由拒絕聘請他。

整整七年失業,阿富在機緣巧合下,得悉主題公園招聘嘩鬼演員便嘗試報名,「我還在求職信提及,現時香港仍未有截肢者扮鬼嚇人,希望他們聘請我。」最終他被錄用在鬼屋扮木頭人,還從中找回自我價值,「有遊人抓住我左手的義肢,還稱讚化妝效果很像樣,原來我的缺陷都有用處。」

挑戰自我 參與三項鐵人比賽
太太鼓勵處於低谷的阿富做運動,「她提起我健全時打乒乓球的經歷,我想再試一次。」於是,他用太太買的數百個乒乓球練習,惟單手發球不穩定,最後放棄了兩年的堅持。惟他沒有停下來,轉而找尋下一個「假象」,「我想找些事情嘗試,安慰自己可以做到、令自己開心。」一天忽發奇想,他將義肢假手套在掃帚的手把,練習踏單車,「當我成功踏單車時,迎來的風都是甜的,有種重生的感覺。」他再細想自己能夠跑步,只要學懂游泳就可以參加三項鐵人比賽。對於上肢截肢的阿富來說,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卻成為了他當時的目標。

阿富決定參加比賽前,仍未學懂游泳,練習遇到的困難可想而知,「游泳時只能靠單手發力,身體不易平衡,容易偏離路綫,要邊游邊調整方向。」阿富坦言,健全時也學不會游泳,「傷殘後學習更艱難,要成功就要視乎有多渴望完成目標。」透過不斷反覆的練習,他終在比賽前學懂游泳,「難以相信自己做得到,很興奮!比賽時我向?終點一直游,最終完成了七百五十米的游泳賽程。」阿富於2013年首次參加三項鐵人比賽,更獲得傷殘人士組別的冠軍。

生命交流 接觸小提琴
截肢後,阿富嘗試找有相同經歷的同行者,希望能有生活模仿對象;找不?卻想起自身的經歷,「我逐漸能重新融入社會,既然成功挑戰三項鐵人比賽,想?自己還有甚麼可以突破,以作別人的鼓勵。」偶然間,他在網上看到一位女畢業生將小提琴放在肩上,並寫下「假如有一天我做到多好」。他們互相認識後,一同研究如何單手拉小提琴,「終於我們想到,利用鐵夾在義肢上夾?琴弓,以上臂左右移動發出聲音。」做到了健全人視為簡單的事,對阿富已是很大的鼓舞,「我們(傷殘人士)不只是做些肯定做到的事,更要以行動嘗試及證明其他的可能。」

要學習小提琴,阿富先要突破自身的限制,「由於我是左手截肢者,小提琴須特別製造;加上只能左右移動琴弓,容易偏離發聲區域。」他曾被問道:「既然不能以全弓演奏,為何仍勤力練習?」阿富坦言要克服的困難多,但得?也很多,「得?老師免費教導,演奏上有小進步;醫院及大學研究給我的義肢,使我能繼續追尋夢想。」三年前,他憑?「我要拉小提琴」的心態參加了「今生不作機械人.夢想計畫」比賽,「當時我勉強拉出了一些雜音,對我來說,好像牛頓發現地心吸力一樣重要。」他努力不懈地練習,最終在頒獎禮上,完整地奏出一首生日歌。

突破框架 學會欣賞自己
面對如斯困難,阿富也曾閃出放棄念頭,「回想意外發生時,我拚命抓住座位旁邊的把手保護自己,原來人的求生意識比求死強。」他堅持一路走來,全靠身邊的人鼓勵,「在我
截肢後,媽媽說雖然我少了一隻手,卻多了時間和她聊天。」他感激朋友到醫院探望,並為他出謀獻策,「他們問我有甚麼是單手做不到的?我說戴手表,於是十幾人一同研究。」同伴的支持,使他重新振作。說到太太,阿富的臉上洋溢喜樂,並難忘她說的話,「當我以為已振作過來時,太太提醒我遇到逆境或會情緒反覆,最重要是要記得清楚自己在做甚麼。」阿富從太太的愛中,得到一份「爛泥也可成陶泥,終有一天成陶器」的接納和勇氣。

回想這一切的經歷,他坦言也許是自設框架限制了自己,「七年的自卑,常常對自己說我做不到;雖然仍未稱得上拉得好小提琴,但我有鬥志作嘗試,慢慢發現我都有能力感動人。」他積極面對生命,與小提琴老師在社交網站開設專頁「弦續 Forever Fiddlers」;又透過參與義工服務,以自身的經歷鼓勵更多傷殘人士,勇敢面對「不完美」的生命。阿富早前參與寫作比賽,獲機會將心路歷程輯錄成自傳式小說《假如我能夠再健全》;又報名參加獨腳戲大師班計畫,「我希望有一天能以戲劇形式作生命分享,輕鬆地演繹我的心路歷程,讓更多人知道生命的價值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