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數碼營銷 銷得火熱 風馳電競 揭開本地新一「業」
前車可鑑 梁錦松
工程師+偵探 潘新華
為食肆 建口碑 試食平台招「素」致勝
踏上環島旅途 盡覽台灣人文風景
下一站北角 挪威
擺仔女上台 梁繼璋
男女有別 藝術無間
職場升呢 - 用戶體驗的重要性
智富增值 - 抓緊方向盤 記掛?茷e方
職場Q&A - 學海無涯 拓闊事業疆界
個性全面睇 - 心在滴血
課程速遞
書評



工程學出身的潘新華,最近發表大潭篤水塘歷史研究,講工人生活、村落歷史,驟看跟工程沾不上邊。他笑言,研究古井結構是他的老本行,水塘的四個古井,是他的研究起點。雖然他已過退休年齡,但好奇心爆棚,研究早已「踩過界」,既看舊建築,亦關心住在建築物內的人。大潭篤村百年前因建水塘而沒頂,他不惜請人潛水考古,重整歷史;去年他在廣州研究燈塔,遇上三代同為燈塔員的夫婦,膽粗粗要求借宿一宵,體驗燈塔員生活,住了一晚,仍心思思想再住。說他瘋狂,他不介意,因為過程十分過癮,「我做研究做到好似福爾摩斯。」

潘新華任職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教授建造技術及管理,七年前他與同為工程師的舊同學文家輝見面,兩個快將退休的男人,說起還有甚麼想做的事,「我們回望過去,覺得可以分享工程界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結果一席閒談,開始他「踩過界」的研究生涯,這位老友更加入他的研究團隊,以香港採石業為研究起點,「香港開埠初期很多建築物都是用花崗岩建成,因為香港有很多高質量的花崗岩,好到可以出口廣州,甚至是美國三藩市。」

大談淘古井
他看美利樓、伯大尼修院等建築,經歷百年風霜仍美輪美奐,看?想?,發現成就百年建築的工人,卻被歷史遺忘,「建築物固然重要,但不要忘記有很多人參與及付出。」他隨後發表兩項相關研究,其中《香港石塘作業文化遺產與傳承》一文,既翻箱倒籠找報章文獻,亦訪問曾在石礦場工作的工人或其後人,講述「揼石仔」的方式,更揭露工人日常生活,甚至是玩牛牌、打六虎等的公餘消閒玩意,都有紀錄。

為了研究,潘新華走遍港島石礦場,在一次前往石澳土地灣石礦場遺址的路上,他被水中古井吸引,「我們路經大潭篤水塘,當日的水位不高,有四個古井凸出水面。」古井屬其研究範圍,他豈會放過,翻查資料,他發現古井是建造水壩前,用作地質勘探的手造沉箱。

潛行尋到「篤」
從工程研究角度看,知道古井來源及用料,足以宣布完成任務,但潘新華卻不肯罷休,「水塘原址是大潭篤村,有五十人居住,是香港第一個因為建水塘而淹沒的村落。」因為是第一個,港英政府並無完整記錄村內狀況,加上潘新華在昔日市政局的畫冊中,找到1850年的大潭篤村畫像,令他更心動,「我好瘋狂,想看看大潭篤村的現況。」

大潭篤村遭水沒頂,潘新華決定潛水考察,於是找來香港水下考古總會主席胡明川「落水」,發現疑似村口建築的泥磚牆,更找到魚雷形狀的汽水樽、青花碗及鴉片煙膏罐等,從而窺探昔日村民及建造水壩工人的日常生活。不過,潘新華坦言未滿足,水下考古會繼續進行,「我們上次潛水的位置應該是村口,下次如果找到村內的屋,會有更多發現。」他更希望找到大潭篤村居民的後人,獲得第一手資料。

登塔借宿一宵
圍繞香港水域而建的燈塔,均有百年歷史,並以花崗岩建成,潘新華當然不會放過。香港的燈塔早已自動化管理,毋須燈塔員留守,成為無人孤島,不過,位於廣州的舢舨洲燈塔,則有一對三代同為燈塔員的夫婦駐守。他於是在去年9月登島考察時,膽粗粗要求借宿一宵,體驗燈塔員的艱苦生活,對方一口答應。由於舢舨洲以太陽能發電,供電量有限,島上無冷氣、無風扇、無雪櫃,食水也要每兩個星期才有補給。不過,潘新華對燈塔的熱誠勝過一切,熱足一晚仍覺未夠,「我想再住多一段時間。」

福爾摩斯上身
如果熱一晚可以換來研究進展的話,潘新華大概不會介意晚晚流汗,因為他七年來的研究過程, 盡是「搵」與「等」。三年前,他與研究團隊看上位於香港南端,屬內地水域的蚊尾洲燈塔,他說,燈塔在1889年由港英政府牽頭下興建,並派員駐守。潘新華在網上搜集資料時,得悉一位名為Charles Edwin Nicholas的英國人,曾管理蚊尾洲燈塔多年,並一度在網上聯絡上Charles的曾孫女,對方表示留有曾祖父當年的筆記,詳列昔日工作細節。

看到留言後,潘新華雙眼發光,馬上回覆,惟事後音信全無。事隔多月,他在一次演講中,提及蚊尾洲燈塔的研究,並慨歎與重要消息來源擦身而過,怎料演講一完,一名聽眾上前,說他認識這個家族,並奉上其英國地址。

潘新華於是在去年暑假親赴英國,取得百年筆記,仔細記錄Charles當年帶往燈塔的生活物品,甚至記錄燈塔管工、技術員及「咕喱」的日薪。他笑言,整個研究過程十分過癮,「我做研究做到好似福爾摩斯。」

香港還有六座燈塔,如果研究燈塔是查案,潘新華準備逐個擊破,「做完蚊尾洲,現在做橫瀾島。」目標太多,即使他頭髮花白,也不打算停下來,「退休都要找事做,特別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雖然一直在重整歷史,但他不敢以歷史學家自居,「我始終是工程出身。」但他認為,工程與人,密不可分,「水塘建好一百年,對我們有甚麼意義?正因為工程背後有不同的人參與,他們的事迹豐富建築物的歷史。」

港建築?只剩外殼
為了研究燈塔,潘新華曾參觀新加坡、台灣及內地的燈塔,他發現當地的保育方式,除了?重燈塔本身,亦保留燈塔員駐守的傳統。遊客到訪燈塔時,除了可以進內參觀,更有燈塔員在現場。相反,香港的燈塔在數十年前陸續自動化後,燈塔員相繼撤出,政府亦不容許公眾進入燈塔內部,遊客只能遠觀。這種差別,令他十分感慨,「建築是死物,人才是將事物傳承下去的元素。」

尋找歷史見證人是潘新華的重要資料來源,在過程中他發現,外國人大多了解其祖父輩的工作點滴,亦妥善保存家族遺留下來的物品。縱然中國人強調家庭觀念,但他發現不少港人也未必知道自己的祖父從事甚麼工作,亦鮮有留下昔日的物件,「可能是因為戰亂,無辦法留起這些記錄。」



本文摘自2018年3月3日《星島日報》A18 每日雜誌 人物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