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掌握專家智慧鑰匙 打開海外升學之門
愛在山林 - 林超英
千鈞重負 - 何國鈞
發起「皮」革命 突破傳統自創品牌
兒童行為治療師 讓子女自主
地中海風情畫 華倫西亞
「山地王」翻山越嶺 挑戰爬坡極限
當代水墨山河 - 何鳳蓮
職場Q&A - 化驗師、藥劑師 專業資格 不可或缺
個性全面睇 - 我可能不會愛你
職場升呢 - 健康使用智能手機
智富增值 - 專業知識與生活技巧
課程速遞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碩士 More
Accounting and Finance Postgraduate Programmes
PolyU Faculty Of Business

Executive MBA Programme
Tsinghua - INSEAD

MA in Communication
HKBU-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學士
建造工程項目管理(榮譽)理學士
港專

文憑
A Levels
Lincoln Minster School

IB, English & US Test Prep
Arch Education

證書
PMI / PMI-ACP / 職埸溝通技巧 免費工作坊
informatics

全方位IELTS備試班
Wall Street English

其他
Cardiff Sixth Form College
Global Education Group

海外升學 More
Guardianship Services
Icon Education

美國升學服務
LITZ USA Student Service

英、澳、紐中學講座,英、澳醫療課程講座,澳洲藍山酒店管理學院
Academic Link Overseas Studies Centre

香港測量師學會近年可謂相當高調,接二連三就本港房策發聲。這一切似乎是由何國鈞去年12月接任會長後開始,他卻不以為然。不過想提升業界的社會形象,是不爭的事實。曾經在山頭遠眺對面山起樓的黃毛小子,長大後有份建成?豐總行、復修舊立會大樓、牽頭搞巖洞污水處理廠,他想說:「別擔心做不來,因每個人也有能力。」現在的他,最想在年輕人心中「起樓」,建一幢屬於測量行業的樓。

測量師學會去年搶盡鎂光燈,不止就土地、房屋及建築政策,提出檢視工廈地契中工業用途定義、促進私營機構釋放土地、處理長者住屋等七項建議,當中更涉及合法劏房問題,成功掀起社會輿論。

2016年年底接任測量師學會會長的何國鈞直言,自他加入學會十多年來,辦新聞發布會提七大建議,應該是第一次,「我們不是搶風頭,只是想趁10月新特首《施政報告》對外公布之前,針對政策提出專業意見,做學會應該要做的事。」

自幼愛量地
不過談起測量,很多人總是知其名、不知其實,何國鈞選擇換個方法解釋。「測量行業分六個組別,就如土地測量師就是做上天下海的事,『上天』即是衞星定位、繪製地圖及航拍;『下海』則是用聲納測繪河?地形,取得水底立體地圖,探測到水底的深溝及高山。」他又把建築測量師形容為「樓宇醫生」,專門檢視建築物的安全情況,尤其是涉及舊樓外牆裂痕及鋼筋外露問題。

他本身則是工料測量師出身,主力做樓宇的成本控制,「即是要管數,估計建築物的建造成本,盡量不要有超支,並制定招標文件等,不像產業測量主要評估建築物的市值。」

但他記得, 當年入讀香港大學時,所揀選的是建造學,「那時候是新開的課程,我是第二屆的學生,後來課程取得英國皇家測量師學會認證為工料測量,就變成人隨學位走。」他對此沒有所謂,因為只要是與建築相關的課程,他都受落。

他憶說, 小時候家住香港仔木屋,常常跑上山,看?對面公屋地盤天天動工,每一次他都看得津津樂道,「那時候我在想,為何一座布滿樹的大山,竟可被劈開,變成一級級,用來起樓。地盤有碎石機,看?工人把石材混成石屎起樓,建材被泥頭車搬出搬入,整個過程非常好玩。」

初嘗石屎味
四十年前他入讀港大建造學課程時,終於能一嘗倒石屎、砌磚牆及批盪的滋味,「以前的課程可以讓我們動手去做,我實習時會把英泥加石屎,再加水,然後攪勻,製成石屎磚,甚至落手落腳砌過一幅磚牆,就連批盪也試過。」他解釋,工料測量就是要熟悉建築流程,因為每個工序都要計錢,「計少或計多一個工序,都影響造價。」

入行以來, 他當然試過「估錯數」,「數據掌握得不好,就有機會估錯,好似有些地方有噪音管制,限制工作時間,降低原有生產力,自然影響成本。又或有些建築牽涉地質難題,地下遍布硬石,要用重型機械爆石,也額外增加成本。」但他笑言,估錯數只須向一個人負責,就是聘請你的那個人,「一旦涉專業失德,有機會被民事索償。」

兒時遠眺對面山起樓的黃毛小子,畢業後更加入利比工料測量師行,有幸參與中環?豐總行的興建。?豐總行造價約五十五億港元,是當時全球造價最貴的大樓,他回想,?豐總行的所有建築組件,全部都要度身訂造,由結構、內籠到外牆的物料,都要在全球各地物色及招標,「標書內容全都是包設計及建造。」

居心可測
作為測量新丁的他,主力檢視大廈防火、玻璃間隔及大廈外牆等,「那時的物料涉及很多嶄新設計,如房間玻璃間隔,會在兩塊玻璃之間,裝上電動百葉簾,至於日後如何維修,我當時就不考究了。」如今偶爾行經?豐總行,他也不太能相信自己竟有份參與這天價國際級建築項目。

他昔日也有份負責將最高法院大樓,復修成舊立法會大樓,「大樓很多地方都已經爛了,要逐間房復修再加固,於是在三個月內,我天天落地盤,逐間房計數,連屋頂瓦片都要逐塊數,再變成一份份標書,非常過癮。」後來他更踩入土木工程,參與本港首個設在巖洞內的赤柱污水廠,經歷過香港建築多個「第一次」。

「所以我常常覺得,走入不同行業,學生不用太擔心做不來,因為每個人也有能力,只要你有興趣,就會去做,爭取成就感。」縱然他不再年輕,走入六十歲退休之齡,但他仍相信有能力將測量業發揚光大。85至89年,他曾在理工大學做兼職講師,他日退休,他也想再返大學,再續前緣,「我就是要把我在行業學到的,分享給下一輩。」

該學會去年亦首辦「區區有特色」地區發展創作比賽,主攻學生「市場」。何國鈞信心滿滿地說:「如果這比賽成功『出到街』,將會是我在學會最大的滿足感。」他解釋,參與比賽的學生將與測量師,一同走入社區做規劃,「做足十八區,人人都可以是測量師。」



本文摘自2017年7月29日《星島日報》A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