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載PDF
iPad高清版App Store下載

 
 
 
目錄 < 返回首頁
遠赴海外目標變得更近 升學之門從此打開
加拿大高中 大學基礎課程 以校內成績躋身知名學府
建立全面個人履歷 提升獲大學取錄勝算
美國學制靈活 彈性安排 升讀頂尖大學
語文與學術兼顧 英國寄宿中學Queen Ethelburga's College
關注子女成長 留學低齡化 升學澳紐加 覓無壓力校園
英國寄宿學校 孕育明日領袖
亞洲留學 國際體驗 升學新加坡馬來西亞
新特蘭大學香港分校 一個學位 兩地學習體驗
作育“英”才 —考進名牌大學之秘訣
創科尖兵鄒健宏 屢敗屢戰靠面皮厚
黃文江獲史學殊榮 教歷史走進現場
90後好古董事 兼職老闆一生不厭
扭出世界冠軍夢
潮流典範 斯德哥爾摩
愛女由天賜 李漫芬
Art Next Movement 一觸即興
職場升呢 - 智能零售與新零售
智富增值 - 多角度看投資
職場Q&A - 攻讀MBA力爭上游
個性全面睇 - 子非魚
書評
推介課程總覽



  More
College of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Learning English helps you succeed in your career !
Wall Street English

PMP / PMI-ACP / Big Data 免費工作坊
Informatics

海外升學 More
Study in France
Campus France Hong Kong

一站式美、澳,中小學升學服務
Global Education Group

升學澳紐加,覓無壓力校園
學林社海外升學中心

扭氣球對很多人而言是娛樂,但對氣球師彭思泰(Wil son)、藍全傑(Manson)來說,卻不止是興趣,更是一門專業。兩年前,他們遠赴美國參加扭氣球比賽,意想不到地榮獲世界冠軍。奪冠後,他們接受過不同媒體訪問,彷彿會迎來事業高峰。但熱潮過後,只剩下有名無利的生活,至今他們仍要繼續在夢想與麵包之間掙扎。

與氣球結緣 邁向事業方向
Wilson與Manson,分別在大專修讀市場學及航空與客運服務。Wilson指,他自十歲起便接觸魔術,培養出對魔術的興趣。預科畢業後為了滿足家人,在大專選擇修讀市場學,但在畢業後,他希望將多年的興趣轉化為事業,「我對自己說,如果兩年後賺到的人工不能照顧到自己及家人,就選擇放棄。」

有次魔術表演後,主人家要求Wilson扭完氣球後才離開,結果他硬?頭皮完成。沒想到這一扭,竟挑起他對氣球的興趣,「我認為那不是唯一會要求魔術師兼職扭氣球的客人。」因此他開始自學扭氣球,「在那時的魔術界,學懂基本的招式已綽綽有餘。」兩三年後的一次表演,他在陽明山莊會所的派對上,看到一個四至五米高的恐龍氣球布置。「那時的香港很少這類大型氣球布置。」從此他對氣球世界的想像變得更大。

Manson則自十五歲首次接觸氣球,「那時哥哥在製作公司工作,適逢需要人手扮演小丑,他問我想不想做兼職,答應後便開始做小丑的生活。」小丑從事的工作範圍絕對稱得上是百足爪,「初接觸小丑時甚麼都要做:雜耍、氣球、魔術、化妝、肢體動作,但我唯獨對氣球情有獨鐘,而且氣球相對其他項目來說較簡單,花費的時間與金錢亦較少,因此我選擇鑽研氣球。」

讀大專時,Manson獨自一人接項目,第一個客戶是昂坪360,他笑言:「不知哪來的好命水,公司成立不久便接到單大生意,除了可以繳交全期大專學費外,還可以去一次韓國旅行!」後來Manson到四川參加氣球課程,發現氣球的組合有不同配搭,令他決定由做小丑轉為氣球師。

艱辛備戰 驚喜奪世界冠軍
Wilson與Manson成為氣球師後,到四川參加進修課程,認識了在大中華氣球界聞名、有「台灣氣球教父」之稱的何坤龍,「我們曾經向他學習,可能他看見我們品行和技術不錯,後來主動邀請我們組隊參加比賽。」

Wilson提到的比賽,是在美國舉行的「世界氣球大賽」,來自全球六十多個地區,共八百多位好手參賽。比賽前,他們積極備戰,不時與另外兩位隊友飛去台灣練習,Wilson解釋:「何老師的車房樓高三米,我們的作品則有二點八米高,香港根本沒有這麼高的樓底,就算有,可能每小時收一百元,這就是香港環境的限制。練習一次,成本至少要一千元,又要花上兩天且沒人工拿。」Manson插嘴說:「還沒計算機票食宿費呢!」

經過半年的密集訓練,終於來到比賽當天,參賽團隊要在十二小時內,完成一座高二點八米、闊一點八米的作品,他們的團隊決定扭出希臘神話中的「海神波塞冬」(Poseidon)。面對同場來自各地的高手,Wilson坦言在比賽途中緊張得沒有進食,「畢竟我們預備了半年時間,中間花了很多錢,一切都是為了這個比賽,難道中途要浪費半小時來進食?」當宣布他們奪得冠軍時,Manson指根本沒有想過,「雖然我們比完場時間早了一個半小時完成,感覺有機會入到三甲,但當時具實力的團隊如台灣隊、日本隊仍然未完成。到真正頒發季軍、亞軍後,我還在想:「冠軍不太可能是我們吧!」Wilson補充道:「運氣也是很重要的,台灣隊的作品十分出色,卻因版權問題被取消資格;日本有個高手稱霸中型組,卻轉打了大型組。」

摘冠過後 仍為理想堅持
Wilson與Manson獲得世界冠軍後,家人對他們的態度亦出現改變,Manson說:「奪得世界冠軍前,父母十分擔心我的事業,認為我是『餐搵餐食餐餐清』,現在則沒有太多投訴。」Wilson聽後,則提到獲獎後,接受很多媒體訪問,「但可能有人覺得我們收費會提高,得獎後半年內,幾乎接不到甚麼生意。」

歡樂時光過得特別快,未幾他們便要面對現實與理想的拉扯,Manson說:「市面上近年湧現不少氣球師,估計超過一百位。」Wilson馬上指出:「但是他們大多不專業,以為懂得扭氣球就是氣球師,一般市民也是這樣想。即使我們想保持高質素,但市場同時提供不少廉價與低檔次的公司,形成劣幣驅逐良幣,氣球對我們而言,絕對稱得上是藝術品,因此不能降價。」Wilson說:「我們在氣球布置投放了大量心思,此前也花了很長時間去學習,但香港人覺得只要有眼耳口鼻就可以。」

他倆亦感到政府推動藝術發展不力,Wilson指他們得獎後,有位局長在Manson的facebook留言道賀,但竟打錯Manson的英文名字,留言後局長也沒再follow他。「試過打去旅遊發展局、藝術發展局,希望能提供展覽場地作推廣,但他們就指今年的撥款審批不再接受申請。」Wilson感慨練習比賽時,看到台灣人對藝術的支持,更覺在香港勢孤力弱,「做一件大型氣球作品需要的空間很大,人家可以借用廟宇旁邊的空地。試想在香港借用黃大仙祠的空地,只會不斷要求你在民政事務處、區議會等官僚系統周旋。」

問到如何在艱辛環境下堅持至今,Wilson指:「小朋友因為看到扭氣球而展露笑容,令我有很大滿足感,是我堅持到現在的最大動力。」Manson則說:「世界冠軍及亞洲紀錄等成就已經達成,現在更?重自我追求。完成氣球創作後放相上facebook,得到來自世界各地氣球師的讚賞,以至技術上的交流,是很開心的事情。」Wilson及Manson不約而同指,來年希望有更多人欣賞氣球創作,給予藝術工作者合理待遇,令他們得到應有的尊嚴。